两年卷走7000亿!煤老板又杀疯了

作者| 猫哥来源| 大猫财经说起来你可能不信,现在的亚洲首富是个叫阿达尼的印度老头。他的净资产已达1370亿美元。这不仅让阿达尼坐稳了亚洲首富的宝座,还一举杀进了全球富豪榜的前三名,仅次于马斯克和贝佐…

作者| 猫哥

来源| 大猫财经

说起来你可能不信,现在的亚洲首富是个叫阿达尼的印度老头。

他的净资产已达1370亿美元。这不仅让阿达尼坐稳了亚洲首富的宝座,还一举杀进了全球富豪榜的前三名,仅次于马斯克和贝佐斯。

更夸张的是他赚钱的速度,2020年的时候,他身价几百亿美元,可就在短短两年之内、这个数字直接暴涨了1036亿美元。

如此恐怖的赚钱速度,到底靠的是啥呢?

有的人认为,这主要是因为他的“关系”够硬。作为印度总理莫迪的“老乡”,阿达尼总能恰到好处地押中印度政策扶持的关键赛道,比如买地皮当地主、包港口收过路费、甚至“强抢”外国工程。

可即便在老乡的默许下涉足了事关国计民生的各种重大工程,但这也只能让阿达尼在印度富豪榜上晃悠,真正让他问鼎亚洲首富的,还是他本人最中意的能源老本行——挖煤。

作为印度国内最大的煤老板,阿达尼控制着印度国内近三分之一的煤炭进口份额。

在能源领域有了垄断地位,赚钱可不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吗?

自俄乌冲突以来,全球煤炭价格的暴涨就给阿达尼的集团业绩注入了充沛的燃料;等到夏季的高温开始席卷南亚,阿达尼又趁此机会从煤价和电价中狠狠赚了一大笔。

在这些原因的共同作用下,阿达尼旗下部分公司的股价涨幅甚至高达10000%、市盈率也达到了恐怖的750倍。假如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的话,兴许没几年就会有一位来自印度的世界首富。

当然了,赚到钱的不止印度人。

光是在今年上半年,中国神华的净利润就高达411亿,陕西煤业的净利润也有246亿。虽说很多“环保人士”都对煤炭态度暧昧,但假如没了这些不可再生的黑色黄金,关键时刻还真得抓瞎。

大概在2020年底的时候,南方部分省份就有过一阵“拉闸限电”的日子。

当时全球正在闹“拉尼娜效应”,整个北半球都冷到夸张,很多地方的用电需求都开始暴涨。加上当时的煤炭产能受到了一些原因的限制,因此就出现了不小的用电缺口。

最夸张的时候,动力煤货主都不提前报价了——“啥也别说了,就以到货时的价格为准”。为了保障居民生活和工业生产,国内立刻做了针对性的政策调整、也增加了进口,最终才化解了这波危机。

好不容易熬过了冬天的严寒,复苏后的供需失衡又给煤价添了一把柴火。

那段时间,全球基本上都陆陆续续恢复了生产生活。随着工厂产线不断开工,领先的下游需求和滞后的煤炭库存之间的矛盾逐渐升级,最终成了当时各个经济体的主要矛盾。

比如在印度,就在十月份前后因为缺煤闹过一阵子电荒。最夸张的时候,印度135家主要火电厂中有115家的电煤库存都处于危机状态,超半数电厂的库存只能支撑2天。

既然库存的煤不够用、那多进口点行不行呢?答案当然是不行。

因为就在同一时间,几乎整个亚洲都在抢媒。整个2021年,中日韩的煤炭进口数据都保持着同比2-9%的增长幅度,在全球产能有限、航运紧张的大背景下,这些因素无疑都助推了煤价的暴涨。

一直等到年底,煤炭的恐怖涨幅才开始回落。

到了2022年,更刺激的事情来了。

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,欧洲各国纷纷启动了对俄罗斯的制裁。除了骂娘、抄家、搞禁运之外,欧盟还自信满满地表示要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进口,以此来打击“脆弱”的俄罗斯经济。

听起来很解气是吧?可考虑到欧洲自己的能源结构,这基本上就是在拿自己祭天。

得益于今年粮食、能源的价格暴涨,被制裁的俄罗斯过得相当滋润;反倒是欧洲自己在通胀、高温和能源紧缺的打击下陷入了危机之中。

如果光是物价压不住也就罢了,毕竟吃不饱可以把裤腰带系紧。可眼瞅着要囤天然气过冬了,俄罗斯又找了个借口把北溪一号的供气给停了,这可是真正要命的大事。

实在没办法了,欧盟只能放弃高调宣传多年的“碳排放目标”,为重启高污染的煤电做舆论准备了。

这图里说的是啥意思呢?简单翻译一下的话就是:俺们欧洲要继续烧煤了。

话是这么说,可操作起来却没那么简单。此前欧盟有45%的煤炭进口量都来自于俄罗斯,而从8月起这部分供应又将归零。考虑到国际供应链的复杂程度,这么大的缺口显然无法得到填补。

不得已之下,欧盟只能把目光转向亚洲、澳洲和美国。

光是在今年前五个月,哈萨克斯坦就向欧盟供应了将近150吨煤炭、总数相当于2021年全年的两倍;德国更是一反常态向印尼扔出了1.5亿吨的采购大单,进口总量约等于过去五年之和。

如果再把从南非、美国、南美进口的煤炭加上,整个欧洲上半年的煤炭进口总量相比去年飙升了49%,差点就把一些小供应商的库存给清空了。

就算欧盟能顺利囤够所需的煤炭,这个凛冽的冬天也不会太好过。

因为从2008年开始,欧洲就开启了雄心勃勃的减碳计划。为此,不少欧洲国家都在削减、关闭火电厂方面步伐激进,最终导致了煤炭行业的夸张萎缩。

都说请神容易送神难,可要把送走了的神仙再请回来,那更是难上加难。

火电厂关了这么多年,老化、变卖的设备得有不少吧?老化的设备要修、锈蚀的管道要换,不折腾个一年半载根本就搞不定。

更蛋疼的是,烧锅炉的专业工人也得重新补齐。

要知道,燃煤电厂里的专业技术人员占比极高。从输煤、制粉、除灰、脱硫、脱硝,再到锅炉房里的各个步骤都需要有经验的专业人士亲力亲为。

整整十年的封存期下来,曾经的技术工人们老的老、死的死,活着的也早转行了。就算短时间内能把这些人凑到一起重新培训,久疏战阵的生手们也得搞出不少乱子。

至于重新建厂的效率就更别提了,与其坐在那看议会扯皮,不如赶快来中国下订单。

18世纪60年代,烧煤的欧洲人发起了第一次工业革命,最终开启了人类史上的新篇章;然而二百六十多年的时间过去了,人类竟然又要重新把烧煤、烧开水的机器翻出来过冬了。

可控核聚变遥遥无期,星际航行完全没戏,基础研究停滞不前,欧美大开环保倒车,保守主义四处蔓延,经济危机魅影重现,对全人类来说,这实在是一个悲哀的时代。

本文系网易新闻·网易号“各有态度”特色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