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年的大闸蟹,热瘦了

西风响蟹脚痒。可惜的是,今年中秋的餐桌,恐怕与大闸蟹 “无缘”。我国的大闸蟹一半产自江苏,主要产地包括苏州阳澄湖、南京高淳和泰州兴化。高淳和兴化的大闸蟹因高温“饿瘦”了,蟹农估计赶不上中秋开捕,最快也…

西风响蟹脚痒。可惜的是,今年中秋的餐桌,恐怕与大闸蟹 “无缘”。

我国的大闸蟹一半产自江苏,主要产地包括苏州阳澄湖、南京高淳和泰州兴化。

高淳和兴化的大闸蟹因高温“饿瘦”了,蟹农估计赶不上中秋开捕,最快也得到国庆前后。而阳澄湖大闸蟹协会发言人则表示,当地大闸蟹产量会较往年少,但上市时间不会推迟。

今年中秋,难说“蟹蟹”。 /视觉中国

从春节后到中秋前,一只大闸蟹要经历5次蜕壳,个头才够大“有吃头”。8月底9月初,正是蜕壳的关键期。

据时代周报的报道,今年夏天持续的高温影响了大闸蟹的胃口,它们吃得少长得慢,最后一次蜕壳时间也比往年要晚了7至10天左右。

高温不仅影响螃蟹长身体,而且还让部分螃蟹经受着生命“烤”验。

据现代快报的报道,持续高温使水温升高,蟹塘的水草长势不容乐观。在高淳的蟹塘边,水面上看绿油油一片,但水面下却变黑发臭。

在高温缺氧条件下,螃蟹不仅容易产生软壳、脱壳不遂等问题,还会生病死亡。有蟹农说,处于换壳期的螃蟹“嫩得像豆腐”,会被温度偏高的池塘水 “烫死”。

农技专家查看蟹类的脱壳生长情况。/视觉中国

物以稀为贵,据阳澄湖股份的销售人员估计,2022年大闸蟹价格将比去年同期增长四成。

尽管养蟹或多或少是看天吃饭,但蟹农们还是想出各种办法,帮助自家螃蟹活下去。

兴化蟹农给池塘加装供氧机,有时还得往池塘里投冰块。阳澄湖蟹农凌晨2点起来割新鲜水草,给大闸蟹搭“遮阳棚”。这些补救措施也拉高了养殖成本。

如果蟹塘水草生长不好,蟹农需从别处打捞水草。/视觉中国

总之,高温下大闸蟹养殖较困难。爱吃螃蟹的朋友,要么多付出一点经济代价,要么再耐心多等一个月。

除了人工养殖的螃蟹,高温给野生动物也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生存难题。

过去,动物们最怕降温。碰到寒冷的天气时,动物们要么“逃”,迁徙到气候温暖的地方;要么“战”,用蛰伏、冬眠等方式来临时降低新陈代谢速率。

只不过,这些擅长御寒的动物,现在却被高温弄得进退失措。

今年夏天,多地新闻报道了野生鸟类因中暑坠落,其中“南京一只老鹰热到坠江”的消息还上了热搜。

高温会使鸟类中暑。/网络

跟浑身汗腺的人类不一样,鸟类是没有汗腺的,没法流汗降温。呼吸是鸟类的主要降温方式。天气太热的时候,你会发现很多鸟儿会大张着嘴喘气,有的还会抖动喉部来加速呼吸频率。

一身羽绒服,热呀。

为了降温,成年鸟类还会找水潭洗澡,或者飞到阴凉的地方避暑。对于羽翼未丰的雏鸟来说,高温正逼得它们“离家出走”,从没遮没挡的鸟巢一跃而下。

高温还在摧毁部分鸟类的幸福婚姻。信天翁是鸟界“一夫一妻制”的典范,一旦结成伴侣,它们就会长相厮守。只有无法养育后代,它们才会闹离婚。

一项持续15年的南大西洋信天翁研究显示,随着海洋温度上升,信天翁的离婚率也会上升。

信天翁被誉为世界上对伴侣最忠诚的鸟类。/视觉中国

研究人员分析称,海水升温会减少鱿鱼等鱼类资源,信天翁夫妇得花更多精力去觅食。休养时间少了、生息的机会也降了,从而拉低繁殖成功率。

气候变化迫使动物迁徙到凉爽的地区,这一趋势让植物界慌了起来。英国《卫报》报道称,几乎一半的植物都依靠动物传播种子,但植物无法跟动物一起迁徙。

科学家研究发现,因气候变暖动物迁徙,全球范围内植物适应气候变化的能力下降60%。部分植物可能找不到捎带种子的“快递员”,面临灭绝危险。

全球变暖使帝王蝶另觅栖息地。/视觉中国

迁徙路上的变化,还震动了微生物界。4月份发表于《自然》杂志的文章指出,因气候变化改变的动物迁徙,正促进病原体在野生动物中的跨物种传播,增加病原体传播至人类社会的风险。

螃蟹推迟蜕壳、信天翁闹离婚、植物愁传种,生物界已开始改变行为来适应气候变化。如果我们人类什么都不做,动植物的适应恐怕会归于徒劳。

参考资料:

[1] 高温热瘦阳澄湖大闸蟹,价格暴涨40%丨时代财经

[2] 高温“烤”验下螃蟹很受伤,政府蟹农联手应对困境丨现代快报

[3] 当猫头鹰热晕在城市街头丨知识分子

[4] 气候变化使信天翁的离婚率翻倍丨知识分子

[5] 动物会利用行为上的技巧来适应极端的高温丨卖报纸的小青年

[6] 气候变暖将引发下一场瘟疫?科学家:动物迁徙增病毒传人风险丨南都地球